医疗制药股的元气开始恢复了吗?

作者:BBAE观察猫

今年以来持有医药股的同学都比较糟心。

标准普尔500卫生保健板块指数今年以来的回报率仅为8%,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则上涨了22%。这使得该行业成为今年表现第二差的行业,仅次于受到重创的能源类股。

不过,医疗类股上周上涨了2%,成为标准普尔500指数中表现最好的一类股。事实上,标普指数中排名前五的股票都在这一组:McKesson (MCK)、AmerisourceBergen (ABC)、Cardinal Health (CAH)、Cigna (CI)和UnitedHealth。

行业此次上涨受益于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以ted Health为例,该公司公布了强于预期的业绩,帮助提振了管理护理类股。有关阿片类药物可能和解的报道也提振了某些制药公司,比如梯瓦制药(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更好的是,周二晚上的民主党辩论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了一线希望:即使民主党人赢得了2020年的总统大选,全民医疗保险(Medicare)也可能不会成为候选人的首选,大型医疗管理公司可能会生存下来。

政治风险

不管怎样,医疗类股的政治风险已经在该行业的估值中得到充分反映。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美国股票策略主管Lori Calvasina在3月将医疗保健股的权重下调至中性,称原因是基金经理过度拥挤和政治风险。

医疗公司一直在努力应对投资者对医疗政策可能变化的反应。面对高昂的药品价格带来的政治压力,以及最近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提出的一项关于单一支付系统的新提议,投资者对这个曾经被视为安全避风港的行业越来越感到不安。

Jefferies的Brian Tanquilut在四月份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在选举周期前后,医疗保健类股的波动加剧,因为不同候选人改变医疗保健行业的计划都会影响市场人气,特别是自2007年以来医疗保健福利一直是选民关注的关键话题。”

定价压力和对全民医保的担忧可能也影响了默克和辉瑞等制药公司股价的下跌。Raymond James卫生保健政策分析师米金斯(Chris Meekins)最近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在单一支付系统下,制药商将不得不大幅降价。他写道,单一付款人(这里指的是政府)将拥有强大的谈判能力,如果企业拒绝支付政府所期望的价格,他们可能“夺回专利”。

“考虑到[合理医疗费用法案]、药品定价和退税等方面的监管不确定性,短期内会出现(股价下跌)这种情况。”“在零售方面,总体趋势依然疲弱,亚马逊将继续成为该行业挥之不去的一股力量。”

是时候逢低买进了吗?

医疗保健股是标准普尔指数中第二便宜的板块。该股的12个月利润预期为15.1倍,除金融类股外,其市盈率低于其它任何类股。折价幅度是否大到足以鼓励投资者开始逢低买进?

瑞银(UBS)策略师弗朗索瓦•特拉汉(Francois Trahan)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不仅仅是因为医疗股成本低廉。

特拉汉和许多人一样,对美国经济增长放缓感到担忧。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成份股公司中,目前预计有155家公司的收益增长将出现下滑,远高于2018年底的68家。不过,医疗保健行业对这种压力相对免疫:预计该行业只有7只股票的收益增长将出现下滑,高于去年底的6只。特拉汉写道:“对于那些希望避开增长前景放缓公司的投资者来说,这种趋势使医疗成为一个相对可靠的领域。”

特拉汉剔除了标普500指数中他认为超买、波动太大、估值高于平均水平的医疗股。这让他持有19只股票,包括制药巨头辉瑞(Pfizer)、医疗设备公司美敦力(Medtronic)、信诺保险(Cigna)和医疗服务公司Cerner。特拉汉写道:“当投资者对经济感到担忧时,他们会寻找那些确实具有防御性的股票。”

如果经济能保持下去呢?如果市场走高,医疗保健行业也有足够多的高风险股票,尤其是生物科技股,可以参与市场的增长。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里,这对任何投资组合都是健康的组合。

免责声明:本文所引述机构或个人的观点、言论、数据及其他信息仅作参考和资讯传播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必贝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声明:本文为必贝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