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百科|信而富:海归梦碎纳斯达克?

作者:必贝投研

作为中国第二家在美股上市的网贷平台,从2017年上市以来,信而富的股价趋势一路走低,直到2019年4月中旬,信而富股价跌破1美元,截止到目前为止,信而富股价为0.4美元/股,市值仅为2900万美元,已经达到了纽交所的退市标准。

5月20日,老牌的P2P平台信而富宣布推迟提交2018年财报的消息,并表示已接到纽交所的通知函,令其在六个月内采取一些措施整改公司并挽救低迷的股价,以重新符合上市标准。

不断下探的股价只是其增长停滞、高管动荡、前景堪忧的映射。

在国内P2P行业遭遇强监管和严整改的一年多里,与其它同业一样,信而富的业务发展陷入了困境。但令其压力倍增的是「上市公司」这个身份意味着它要接受来自市场、机构、散户等各方更为严苛的审视。

这家最早提出「现金贷」一词并涉足该业务的互金平台,几乎从来没有在现金贷业务上赚到过钱,或者,还来不及赚钱,就被波涛汹涌的时代大潮冲垮了。(注:这里的现金贷是广义上的不基于场景的超小额信用贷款)

据纽交所规定,上市公司应在4月30日前披露年报,但信而富申报了12b-25表格,将截止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F年报的最后申报期限延长至今年5月15日。然而直至目前,信而富仍未申报年报,因而违背了纽交所《上市手册》上802.01E条规定的有关及时申报的要求,第二次年报披露延期。

信而富解释称,“导致年报延误的原因是公司近期财务部门人员发生变动(包括首席财务官的更换),并且,公司需要在本次年报中合并一个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财务报表,并对前期财务数据做出几项调整,而这些调整可能导致公司重新列报2018年已发布的几份季度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信而富在说明中提到的“首席财务官的更换”,指的正是2018年末沈筠卿离职一事;副董事长兼联席首席执行官Russell Krauss不再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决策,将专注于公司的战略发展;首席战略官王峻、风险管理副总裁吕宇量均在2018年下半年先后离职。此外,信而富的董事阵容也有变动,只有创始人兼CEO王征宇继续留下,其他均已变更。原董事周纪安则于今年4月29日起正式退出董事会。

去年5月24日,根据信而富的业绩预告,2018年第一季度信而富净利润降超过85%,一季度净亏损预计在2500万美元至3000万美元之间,根据中位数净亏损2750万美元为例计算的话,信而富一季度净利润将同比下降85.15%。

在这使得在美股上市仅1年多的信而富,如今股价只剩下上市时的三分之一左右,距离2017年10月高点更是下跌了逾八成。

然而,在策略转向以后,信而富并未发扬其“信审专家”的老本行优势,其披露的坏账率更是从去年末的1.72%攀升到一季度末的4.2%——以14.9%坏账率上市的信而富,似乎正重温其噩梦。

分析人士曾经称,早期,网贷平台以赚取利差来获取利润,但当前追求规模并不意味着盈利,平台还得考虑运营成本等各项支出,而目前整个行业盈利阻力均在获客营销成本、合规成本和人力成本、运营成本上,如果不解决这些,很难实现盈利。

信而富的现金流在不断下降。信而富2017年的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的现金及等价物为9490万美元,限制性资金为1470万美元,2017年第四季度运营现金流为1580万美元。

而到2018年一季度,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降至7170万美元,限制性资金为290万美元。第一季度运营现金流为-2290万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240万美元的现金流情况,其运营现金流问题进一步凸显。

就在财报季过去后,上市的互金公司纷纷提出了对于业绩的展望,宜人贷与和信贷均预计2018年的贷款总额将仅比2017年高出15%左右;拍拍贷,也提出了2018年总贷款额将在700亿至800亿元人民币之间。“短平快的互金行业,基本上开两年都在赚钱,只有信而富还一直在亏钱,真是让人诧异”,一位从业人员如是说。

作为国内起步最早、上市最早的P2P平台之一,信而富赶上了一个移动互联网发展、互联网金融崛起的黄金时代,也抓住了这波金融科技上市潮带来的机会。但无奈,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更令人唏嘘的是,信而富是为数不多一直坚持低利率和稳增长的平台,这在浮躁又激进的P2P市场中颇为难得。但是,克制而理想化的「Low and Grow」策略终究不敌复杂多变的市场和监管环境。

--------------

免责声明:本文所引述机构或个人的观点、言论、数据及其他信息仅作参考和资讯传播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必贝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声明: 本文为必贝投研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