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背后的“危机”

文章来源:蓝鲸财经,必贝好奇社略有删改

今天,吉利德(GILEAD)CEO 对于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专利之争”的声明再次让这家公司成为焦点,众人一致被其“普世价值”所打动。

我们先来回溯一下这款药最初是怎么进入中国大众的视线的。

2月1日,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的文章显示,美国本土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治愈过程中使用到了一种叫做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

这款尚未上市的新药迅速吸引了众人的关注。吉利德已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了协议,支持对2019-nCoV感染者开展两项临床试验,以确定瑞德西韦(Remdesivir)作为冠状病毒潜在治疗手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据悉,这两项临床试验均由中国研究人员牵头,在武汉进行。

与此同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宋树立表示,除了瑞德西韦,目前的研究还有克力芝和中药治疗方案在研究中。而克力芝也是吉利德旗下的重磅HIV药物。

除此之外,据长江日报2月4日消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其表示:“阿比多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

其中达芦那韦是杨森制药旗下药物。达芦那韦商品名为“普泽力”(达芦那韦考比司他片)是一种处方药,目前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已经获批上市,用于治疗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HIV-1)。普泽力中含有的药代动力学增效剂成分“考比司他”正是由吉利德科学公司进行开发。

这几款药物临床疗效尚待验证,但其背后的药企吉利德确实在近期吸引了众多关注。但事实上这家曾位列全球前十的药企巨头正面临危机。
吉利德背后的危机与辉瑞、诺华等巨头相比,吉利德可以说是个年轻的药企。它成立于1987年,起家于离硅谷三十公里的福斯特城,由医生Micheal Roirdan创立。
2001年,吉利德凭借抗艾滋病药物替诺韦福(Viread),迅速打开了在HIV药物市场的局面,仅仅一年时间营收就达到了2.3亿美元。

但真正让其在药企巨头之间站稳脚跟的是,吉利德科学2011 年收购 Pharmasset,获得索非布韦(Solvadi)、吉二代(Harvoni)等几款丙肝在研药物。
索非布韦获批上市后迅速引爆市场,被称为一代丙肝“神药”。它终结了丙肝不可治愈的历史,每日只需要服用一次,治疗周期仅12周,还没有明显副作用。上市初期,索非布韦一片高达1000美元,12周疗程耗资8.4万美元。2013年全球一年销量就高达102.83亿美元。

这笔交易也让吉利德成为医药收购界的传奇公司。2015年其营收首次突破320亿美元,成功挤入全球药企销售额十强,股价也随之达到巅峰约120美元/股。然而近年来,其主打的丙肝药受到无法打开亚洲市场、政府控费,以及仿制药冲击,销售每况愈下;外加公司本身原研药药物储备不足的困扰,吉利德逐渐显出颓势,2017年掉出top 10榜单。

在同一年,吉利德转头下注CAR-T市场,斥资119亿美元并购Kite,这家公司是开发CAR-T(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可治疗白血病和淋巴瘤)的龙头之一,拥有抗癌药物Yescarta,想借此进入抗癌领域。

这次没能重现2011年神话,Kite在高价收购后却产出有限,甚至被LeerinkPartners分析师列为过去10年最糟糕的交易之一。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9年吉利德颇为重视的研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药物在三期临床宣告失败,业绩连续不及预期。新上任CEO丹尼尔·奥戴(DanielO'Day)在掌舵后裁掉了大量销售人员。目前,吉利德股价较2015年巅峰时期近乎腰斩。
这家曾经风光无限的药企巨头似乎正慢慢滑入泥淖,但新冠疫情好像为其带来一丝转机。

新冠疫情下的“转机”


疫情中频频被各方关注的吉利德,旗下克力芝、瑞德西韦都被纳入了研究,如果旗下药物被验证疗效,显然将为其带来巨额订单。

以达菲为例,2005年禽流感大面积暴发,此前销量平平的达菲迎来销量爆发式增长,订购量飙升至2亿盒,罗氏制药一年收益30亿美元。毫无疑问,如果克力芝和瑞德西韦被验证临床有效,吉利德会迎来另一款 “达菲”,再次演绎神话。
但一位药企高管指出,如果瑞德西韦被验证临床有效,接下来定价会成为吉利德考虑的关键。此前,罗氏就因为不肯开放治疗流感的奥司他韦(达菲)的专利权、限制达菲销售等行为而遭到广泛的压力。

据记者查询,在MCE官网,瑞德西韦的原料售价按最大包装计算是100毫克3950美元,即39.5美元/毫克。与此同时,索磷布韦的实验室原料售价为190美元每1000毫克,即0.19/毫克。

瑞德西韦的原料价格是索磷布韦200多倍。据了解,国内索磷布韦的定价为23200元/28片,一个疗程的费用为69600元。虽然在2019年11月的医保谈判中,国家医保局对其采取了竞争性谈判方式,以85%降幅计算,每疗程谈判价格仅约为1万元。

除此之外,瑞德西韦的专利权“争端”也成为近日大家关注的焦点。

对于武汉病毒所在1月21日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一事,一位从事知识产权交易的专业人士对记者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的用途专利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与吉利德公司的化合物专利、制备方法专利等基础专利之间达成交叉许可,在谈判中降低成本,从而避免中国企业缴纳过高的专利许可费。
另一位专利律师强调,由于吉利德公司已经在中国申请了瑞德西韦药物的化合物专利、制备方法专利等基础专利,而且其中化合物专利已经获得授权,因此,如果中国药厂要生产瑞德西韦药物,必须要获得美国吉利德公司的许可。就目前来看,吉利德CEO已经明确表明了“允许”——“不想陷入专利之争,救人第一”。

免责声明:本文所引述机构或个人的观点、言论、数据及其他信息仅作参考和资讯传播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必贝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