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贝宏观 | 美联储加息引发世界经济衰退?一文浅析背后逻辑

作者:必贝投研

在11月13日的“财经2019年会”上,美联储前主席耶伦表态:“美联储引发下一轮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预计美联储或再加息3-4次。”

对此,作为主持的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点评到 :我们在不同的场合,都强调2020和2021可能引起的全球金融的波动,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这是第一次,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结论和信号。

一般来讲,加息会导致股市下跌,甚至引发世界局部地区的经济危机。

目前这轮加息周期从2015年12月开始,2015年、2016年、2017年各加息一次,2018年已经三次,预期全年加息四次。据CME“美联储观察”,美联储今年12月加息25个基点至2.25%-2.5%区间的概率达到77.5%。本轮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接任耶伦女士后,仍选择持续加息。

为什么这么“不好”的事儿,美联储如此执着呢?这可是顶着被特朗普大骂的压力。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科普一下,究竟美联储的定位是怎样的,加息具体是加的什么。

美联储是一个独立的机构,货币政策不受特朗普政府影响,但是受国会监督。因此,即便特朗普跳得再高,美联储也不会看他的脸色的。

美联储采用的是联邦政府机构、非营利性机构的双重组织结构,其初衷就是希望制定货币政策时能同时考虑政府和私营部门的声音从而避免了货币政策完全集中在联邦政府手里。

根据知乎张立伟同学的介绍,美联储的成立要归功于两个因素:

一是因为在第二银行关闭的70年里,在1873年、1884年、1890年、1893年、1907年都发生过由于挤兑造成银行大规模倒闭的金融危机。尤其是在1893年的危机中,美国有超过500家银行相继倒闭,很多人的毕生积蓄可以说一夜之间付诸东流。使得放任自流的市场自由银行体系的缺点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

二是因为1907年10月,纽约第三大信托投资公司可尼克波克(KnickerbockerTrustCompany)被迫宣布破产。当时存款者人人自危,纷纷从银行等金融机构提款以避免损失。由于金融恐慌,银行间也失去信任,相互间的借贷完全冻结,并发生挤兑。这种银行挤兑很快从纽约蔓延到全国各地。当时,美国著名金融公司摩根大通(J.P. Morgan)的创始人摩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立刻召集最重要的几家金融公司的总裁开会,要求大家一起拿出资金帮助面临挤兑的银行。从一定程度上讲,摩根当时扮演的角色正类似于2008年拯救金融市场的美联储。虽然一样损失惨重,但中央银行调节金融市场的让损失及时控制的优点也开始被大众接受。

就这么一正一反的双重影响下,《奥尔德里奇计划》出台,构造了美联储的雏形,最终以其为蓝本形成了《联邦储备法案》。1913年,美国国会达成一致意见,通过该法案,正式宣告美联储的成立。

所以美联储从一出生,就包含了一个重要职能,利用货币政策工具调节金融市场,或者说拯救金融市场。与全世界大多数“央妈”一样,控制通胀和刺激就业。

拯救金融市场,美联储主要有三种手段,分别是调节法定准备金、贴现率以及进行公开市场操作。而“加息”,就属于“公开市场操作”。

那么,加息到底是加的什么息?

所谓“加息”,也就是上调“美国联邦基金利率”(Federal funds rate),而所谓“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就是指银行向美联储拆借时的利率。

“银行间拆解利率”是指假如一般银行没钱了,银行之间借钱时支付的利率。但所有银行都没钱了,互相之间无法借钱、只能向美联储借钱时,所支付的利率就是“美国联邦基金利率”。

这个利率一旦调整,会直接影响美国银行的资金成本,进而影响到一般工商企业,甚至,会在世界上的某些国家引发经济危机。

所以,我们不难理解特朗普为什么这么反对加息:

一方面,特朗普搞“减税计划”,就是要降低企业的税赋,促进企业投资。而美联储加息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使美国企业的赢利受到影响,而且加息还会减少企业投资的热情,降低了美国经济的复苏进程。

另一方面,特朗普希望美联储货币政策偏向宽松,这样美元可以持续贬值,进而提高美国商品的出口竞争力,同时与特朗普的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挂钩,就可以减少美国对外的过高的逆差,促进美国经济的发展。

目前来看,特朗普政府的经济状况表现超出预期地“好”。美国2018第三季度经济增长达到3%,已高于潜在预期,潜在增长率应为2%左右;另一方面,失业率为3.7%,而美国正常的失业率水平应该在4%左右。

什么原因使得美国目前的经济表现得这么“好”?

原因在于降税以及金融改革。为了重振被2008年的次贷危机摧毁的美国经济,美联储从2009年开始,就实行了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俗称QE,到2014年已经实行了4轮,在这些年里,除了美国金融机构资金泛滥,还推高了美国的股市和楼市。过去几年,美国的通货膨胀太低,美联储的真实利率是负的,流动性过于宽松,债务大幅上升。经济形势维持着一种表面的繁荣。

稳住重庆房价的好领导黄奇帆在今年10月的上海全球金融论坛上指出,从2009年开始,美国的财政债务与GDP的占比从2007年的62.5%、2008年的67.7%跃升到2009年的82.4%,一直到2017年,美国政府债务总量从2007年的9万亿美元上升1倍多,达到20.44万亿美元,是GDP的105.4%。

而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并不包括州、市县地方政府债务。如果加上50个州和市县地方政府的5万多亿美元债务,总量接近26万亿美元,全美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已达到130%左右。

而这个130%可能意味着真正的灾难。

为什么?

黄奇帆给我们做了科普:“经济学理论提到,GDP除了作为一个国家每年经济增长情况的综合反映指标,也是一个国家一些重要经济要素发展状况是否健康的一个标尺。比如,GDP与M2、政府债务、股市总市值或房地产总市值在经济正常时一般不超过1∶1。当某个方面经济过热时,这些指标中某一个或某几个与GDP的比值超过1∶1时,表明经济的某个方面或整体出现泡沫;当达到1∶1.5或更高时,表明经济出现严重泡沫,就会出现剧烈震荡甚至市场崩溃,从而矫正修复相关指标,回到1∶1以内,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2001年互联网经济过热导致的股市危机,因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而对冲化解,却又引起了2008年更大级别的全球金融危机。最近十年,靠财政举债、货币政策放水化解了次贷危机,会不会因美债危机、美元危机引发一场大级别的股市灾难、经济危机?”

所以,我们现在就好理解为什么美联储执着加息了。

美国经济快速增长,必会带来核心通胀率的抬头,美联储担心通胀一旦成趋势,就像放出牢笼的猛虎,要收回来就难了。   

为了给本国金融体系降温,避免再次重蹈过去宽信用酿造次贷危机的覆撤,美联储通过不断加息和缩表,阻止资产泡沫继续再膨胀下去。

此外,有分析称,美联储还希望海外的美国企业,把更多的资金拿到本土来投资办厂,这样既可以解决就业问题,又可以促进美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事实上,美联储加息,就能够让美元指数走强,而美元强势,就能吸引外面资金兑换成美元,到美国本土投资,这也是配合特朗普的减税计划的。

美股已经持续狂欢了10年,在美国经济周期见顶、美联储政策收紧的过程中,如果美联储按计划持续加息及缩表,则将对美股形成压制,美股进入较长时间的调整则是大概率事件,调整时间可能会持续1-2年。在这个阶段,更考验投资者的投资决策。

版权声明:本文为必贝投研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