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持续膨胀,美国股市和债券走到十字路口 | 观点

作者:必贝好奇社专栏作者光华宇

美国的债务与国债

“这种债务难道不可持续,会给后代人造成沉重打击,让他们束手无策吗?我们真的在压榨子孙后代吗?”相信很多美国人都抱有如此的疑虑。不过尽管这场危机的绝对债务很高,但是仍然可以辩称,我们从来没有一个更好的位置可以将债务增加到该国的资产负债表中。低利率和低迷的通货膨胀为在这种类型的危机期间增加债务提供了绝好的机会。

从表面上看,这显然是一个合理的论点。但是,尽管每个人都在急于说明承担数万亿债务的必要性,但没人在讨论这种行动的后果,或更重要的是如何扭转这一困境。

通货膨胀是摆脱这种债务的一种方法,因为偿还的债务的购买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这就是通货膨胀对债券持有人构成最大风险的原因。如果要担心几年后的通货膨胀,这一定会是一个好疑虑,因为这意味着我们意识到了这一点,人们可能将再次花钱,工资也在上涨,欣欣向荣局面可能复现。摆脱债务的第二种方式是增长经济,这就取决于未来的实体经济的发展了。 

有点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未来几个季度,随着美国政府债务飙升至27万亿美元,美国将面临4万亿美元的赤字。

不过有趣的是,债务一直是美国政客的甩锅对象:

2007年,参议员巴拉克·奥巴马指责乔治·布什总统在8年任期内增加了4.5万亿美元的国债。

2016年,特朗普抨击奥巴马在两届总统任期内增加了9万亿美元的债务负担。

2020年,各大媒体正在为仅仅4年内增加9万亿美元的债务找理由与借口。

……

诚然,世世代代的低利率似乎使得债务水平相对较高。看似“无风险”这只是因为没有人提出正确的解决问题方法。

实际上,金融工程对经济没有帮助,可能会给经济带来伤害。如果以每一种可以想象的形式大量注入这些东西(泡沫),日本经济将会芝麻开花节节高升。但是日本经济却相反,日本试图用货币政策代替稳健的财政和经济政策,但结果令人忧虑。

在美联储之前买入债券ETF?

在4月10日的必贝好奇社推送文章《投资者要不要买美联储托底的投资级企业债LQD》,我们探讨了投资级企业债LQD的短期与长期投资分析。不过在5月2日新债王冈拉克Gundlach却说:

“美联储并未通过为规避1913年联邦储备法的限制,而设立的空壳公司实际购买任何公司债券,如果这是真的,这肯定是美联储历史上最有效的成功,即美联储动动嘴巴就对企业债救市了。”

目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是6.66万亿美元以上,最有趣的是,到目前为止,美联储还没有购买一只公司债券,无论是投资级的天使级垃圾债券。还记得美联储曾说过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救市么?在不费吹灰之力的情况下,美联储的“不惜一切代价措施”就给了无数债务和信贷产品注入了数万亿的“价值”。

与此同时,美国银行也发出警告,许多投资者已经提前布局买了公司债,因为这些投资者都期望自己能转卖给美联储。因此,如果美联储会很快就开始大规模购买公司债,那将是大家都乐见的。

不过随着冈拉克和美国银行的质疑,纽约联储很快地澄清了“光说不练”传言:5月5日纽约联储公布了预计将于5月初根据其二级市场公司信贷融资机制开始购买符合条件的ETF。如果说纽约联储继续保持沉默,那么投资级企业债LQD和高收益债JNK就有可能遭到投资者的抛售,并可能影响股市的反弹。

很快的黑石集团的RickRieder就抛出了一个投资建议,即“跟随美联储或其他国家央行,购买他们正在购买的东西。”与此同时摩根大通甚至为客户提供了一个有趣的交易建议:在美联储购买之前购买公司债券ETF。不过摩根大通的内部也有分析师认为投资级企业债LQD的价格仍旧远高于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发生之前的水平,因此有很大的潜在下跌空间。

德意志银行则抛出了一个更简单的观点:市场结果将由美联储和财政部的政策目标决定,以及他们选择用来实施政策的工具。这种政策也被称为“管理市场”的时代。

如果市场真的被管理控制了,作为投资人的你,还会不会追随美联储的脚步呢?

股票会跌10%?

摩根士丹利的前任股票分析师Michael Wilson在三月中旬股票跌的最厉害的时候首次转为看涨,并在此之后的两周,他又转向了技术上的看跌警告,即因为股票现在已经超买。可能有下跌10%的幅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暴跌甚至熔断的开始,而是一个简单的回调。

但是股市又会回到熊市么?不过Wilson解释到,回退到熊市应该不会了,他的乐观观点没有改变,理由原因也没有改变:人们都认可了严重衰退,经济数据的底部波动已经触底。股市的收益修正了,美联储似乎无限的量化宽松QE支持,以及前所未有的财政刺激措施,Wilson认为这很可能会变成结构性的,并且导致通货膨胀预期的上升要比市场预期的更快。

摩根士丹利的其它策略师认为:股票市场似乎正在首次真正突破。标普500指数2650(200周移动平均线)将受到强有力的支撑,两年期熊市已于3月结束,而50周移动平均线(目前为2992)提供了新的阻力。

三月暴跌后很多人都在用1929年大萧条的大盘走势图与三月的走势图进行对比,不过可能不会复现1929的后期走势了,也许今年晚些时候会有更高的股票价格。

不过目前来看,仍然存在风险,正如Wilson得出的结论,在单一股票水平存在削减股息的风险较高,因为标准普尔三分之一的公司已暂停股息。 如果更多的标准普尔500强公司确实减少或取消了股息,那么这些股票的alpha值将为负。在疫情下,很多公司的现金流都受到了影响,即使公司有很多现金,应该也不会大量的支付股息。在这种情况下利用现金回购股市变得更加不容易。

目前来看,看跌股市与看涨股市都有充分的理由,在美国债务膨胀的情况下股市和债券走到了十字路口!

小科普:股票的alpha值用于描述证券的非系统性风险,描述个别证券涨跌幅度超过市场平均波动的那一部分,不受整个市场系统性风险波动左右。

免责声明:本文所引述机构或个人的观点、言论、数据及其他信息仅作参考和资讯传播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必贝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声明:本文为必贝好奇社独家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