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百科|BlackRock 真的不是黑石集团.

作者:必贝投研

黑石 Black Stone

黑石集团于1985年由彼得·彼得森(Peter G. Peterson)和斯蒂芬·施瓦茨曼/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共同创建。黑石集团是一家全球领先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及金融咨询服务提供商。其资产管理业务包括企业私募股权基金、房地产投资基金、对冲组合基金、夹层基金、高级债券基金、自营对冲基金和封闭式基金。黑石基金还提供各种金融咨询服务,包括并购咨询、重组和重建咨询以及基金募集服务。

2007年6月22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NYSE:BX)。

贝莱德 Black Rock

截至2019年3月31日,貝萊德的管理資產估計總值高達6.52萬億美元。貝萊德提供涵蓋各種風險程度的產品,包括利用積極型、增強型及指數策略.

貝萊德的總部設在紐約,聘用約13,000 位專業人士,在30 個國家設有辦事處,並於全球主要市場建立本地業務。

贝莱德集团和美林证券公司(NYSE:MER)在2006年2月15日宣布已经达成协议合并美林证券公司的投资管理业务、美林投资管理公司(Merrill Lynch Investment Managers,MLIM)和贝莱德集团来成立一家新的独立企业,这家企业将会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管理将近一万亿美元的资产。美林证券公司的股权比例为49.8%,其在合并公司里的表决权比例则为45%。新公司将会以贝莱德公司为名称进行经营,并且由独立董事占多数的董事会进行管理。

§ 1988年:贝莱德前身 – 黑石集团金融资产管理部门成立 (Blackstone Financial Management);

§ 1992年:自黑石集团独立,更名贝莱德 (BlackRock);

§ 1995年:与PNC资产管理部门合并,发行共同基金;

§ 1999年:纽约证交所挂牌上市 (NYSE: BLK);

2009年:同意收购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BGI),并于2009/12/01正式完成收购程序,成为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

在纽约林荫大道上有两位几十年的对头,同时也是一对成功的企业家。芬克(Larry Fink)现年65岁,民主党人,一杯星巴克几乎时刻不离手,在52街执掌着贝莱德(BlackRock),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现年70岁,在51街和52街之间管理着黑石。《经济学人》刊文称,两人也曾经共事,但是在投资和管理方面的观念却截然相反。他们的相对轨迹戏剧性地诠释了金融世界的变迁,曾经居于下风的芬克,现在成了更风光的那个。

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贝莱德和黑石都是华尔街最成功的企业。他的贝莱德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旗下拥有6万亿美元资产。他们以强大的电脑计算力为基础,以更低的费用招揽客户,享受着规模经济的好处,兴旺发达。苏世民的黑石是最大的“替代投资”管理公司,专注于私募和房地产,旗下资产3870亿美元。他们基于传统的人类才智,收取不菲费用,强调的是专业化,但是近年的日子并不太好过。

芬克30多岁的时候以一名证券交易商的身份加入了苏世民作为创始人之一的黑石,为后者建立了债券投资业务部门。这个新部门的名字就叫贝莱德,1995年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到2007年,两家公司的规模就已经大致相当了。不过,二者的投资方法和企业管理结构却存在巨大的差异。

贝莱德主要面向机构和大众销售消极管理基金,也包括ETF。他们是业界走出传统资产管理理念的先行者。贝莱德的收费非常低廉,每年只向被管理的每1美元资产收取0.2美分费用。与此同时,黑石则在使用杠杆手段,以及改变公司管理风格,试图以此获取更好的表现。他们向每1美元资产所收取的管理费用是1.8美分。他们的客户主要是机构和富有的个人。

芬克公司的管理原则简单明了,一股有一票的表决权。他个人只有公司0.66%的股份,最大的股东是一家银行PNC,持股22%。这种设置使得贝莱德拥有了强大的机动力,比如2009年通过发行股票的手段收购了巴克莱的基金业务部门。相反,苏世民却是牢牢掌握着自己的合伙企业。外部股东在黑石是没有投票权的,他们的会计方法比黑格尔的哲学体系还难以索解。

两家公司都会根据销售业绩向他们的一部分员工派发奖金,但是在这方面的具体做法也体现了明显的文化差异。黑石能够得到这种好处的员工大约是2240人,这些人的平均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而贝莱德的奖励则覆盖了1万3000名员工,尽管后者的收入只有黑石那些人的三分之一。

两家公司谁的策略才符合统治世界的最优路线?是一家简单公司的消极资产管理,还是一家复杂公司的积极资产管理?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曾经创造出一个分为五部分的华尔街“大亨测试法”,分别是公司的规模、老板的个人财富、公司为客户创造的财富,公司为股东创造的财富,以及老板在自己公司之外更广泛领域的影响力。

苏世民在五个领域的比较当中只有一个胜出(尽管这一项上优势确实很大)。根据彭博的数据,他的个人财富为130亿美元,而芬克只有不到10亿美元。企业规模毫无疑问是贝莱德领先,市值大约860亿美元,两倍于曾经的母公司。如果换用销售额、利润或者回馈股东的现金来度量,他们平均下来也有31%的优势。过去十年时间当中,贝莱德吸引的投资大约相当于黑石的7倍。

要度量和比较两家公司客户的具体回报,难度就实在太大了。不过,粗略来说,贝莱德客户在过去十年当中大约获得了2万9000亿美元的利润,而黑石客户是2020亿美元。对于各自而言,这都相当于他们此期间内管理资产的大约80%。两家公司无疑都从市场的大涨当中得到了好处,只是难以判断出黑石的积极管理风格和杠杆手段是否创造出了额外的利润。

二者都为股东创造了可观的财富,但依然是贝莱德领先,根据各种不同的计算方法,以及是否计入现金回馈等,贝莱德在十年间总计为股东奉上的财富可以计算为500亿美元到700亿美元之间,但显然都要超过黑石同期的320亿美元。芬克所取得的成就足以让他和Netflix的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或者特斯拉的马斯克(Elon Musk)比肩而立,毫不逊色。目前,贝莱德的股价相当于利润的25倍,而黑石只有11倍,显然投资者是更青睐前者的简单结构,认为它能够成长得更加迅速。

最后是个人影响力。苏世民擅长使用人脉,但他能够影响的只有自己公司控制的少数企业。可是芬克的影响力就要强大得多,他的公司持有众多西方世界最大企业5%到7%的股权,他的话语自然非常重要。芬克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平台敦促企业家们更多投资。贝莱德大约有10%的几率会投票反对所投资企业经理人们的决定。

显然,在五项评比当中的三到四项上,芬克都占据明显的优势。当然,这并不是说贝莱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比如,若是股市低迷,投资者对消极基金的喜爱就可能会打折扣,因为后者必然要随着大盘走低。ETF多少有点类似于规模更大的衍生产品,内部运作可能会出现突然性的问题。激烈竞争可能会迫使他们进一步调降费率。更不必说,他们在影响所投资企业决策方面表现越是活跃,监管机构就越是会盯紧他们。

与此同时,苏世民的公司也有自己的隐藏优势,比如92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还在待机而动。可是,这些资金想获得更好的表现却并不容易。他们的基金自1990年代至今,整体内部收益率为大约15%,但是现在各种资产价格都已经很高了,这就使得他们很难再使用新投资获得一样的高回报了。或许,对于苏世民而言,真正可以让股东得到好处的方法就是将自己的公司从一家高度复杂的合伙企业转为一家正常企业,这样就可以获得更高的股价了。


版权声明: 本文为必贝投研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