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财报季打头阵,看看摩根系前世今生

作者:必贝好奇社研究员刘力钰

华尔街商业银行巨头摩根大通 (NYSE:JPM)将于7月14日周二开盘前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分析师预计,营收为304亿美元,每股盈利料为1.19美元。

几乎所有银行业务都受到了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影响,为了刺激经济的增长,美联储出台了前所未有的货币刺激措施,利率降低至接近零的水平。与此同时,消费者仍然大幅削减了支出,而这是过去十年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摩根大通本季度发布财报时,投资者将会急于寻找该行贷款损失是否已经接近底部的线索,因经济复苏和企业试图恢复元气,对其可能会有帮助。

截至上周五收盘,摩根大通股价报96.27美元,今年以来累计下跌32%,即使美股已经从底部大幅反弹。

每一个在股票市场畅游的投资者对“摩根系”都耳熟能详,大摩、小摩仿佛家常便饭回响耳侧。那么大摩小摩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二者的区别又是什么,本文将一探究竟。

小摩(JP Morgan)指的是JP摩根(摩根大通、西摩);大摩(Morgan Stanley)即为摩根士丹利。MS原是JPM的投行部门独立分拆出来,JPM之后再重新建立起自己的投行部门,因此从投行历史来看MS比JPM“资辈深”,进入投行也要更早,所以被叫做“大摩”,而JPM就成为了“小摩”。大小摩的渊源要从一个叫约翰·摩根John·PierpontMorgan的人说起。


摩根家族

约翰·摩根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富盛名权势的银行家之一,起初他为美国铁路提供资金,并组织了美国钢铁公司、通用电气公司等大公司。19世纪50年代末约翰·摩根追随父亲进入银行业,并在1871年与费城银行家安东尼•德雷塞尔合伙。1895年,他们的公司重组为JP摩根公司,该公司是现代金融巨头摩根大通的前身。

纽约的合伙人与伦敦的摩根格伦费尔(Morgan Grenfell)、巴黎的摩根公司(Morgan et Compagnie)以及所谓的摩根大通费城分行德雷克塞尔公司(Drexel and Company)结成了联盟。在这些人中,摩根·格伦费尔无疑是最有权势的,形成了摩根帝国的伦敦-纽约轴心。它是一个跨大西洋的邮局,负责收集英美国家机密。在“新政”之前,“摩根之家”这个词不是指纽约的摩根大通公司,就是更广泛地指整个模糊的合作网络。历史的“摩根”网络发源于早期的摩根银行,这家银行介于中央银行和私人银行之间。它阻止了美国大萧条恐慌,拯救了金本位,三次拯救了纽约市,仲裁了金融纠纷。摩根利用他的影响力在几次经济危机中帮助稳定了美国的金融市场,然而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摩根也同样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因为“摩根”资助了许多工业巨头,包括美国钢铁公司、通用电气公司、通用汽车公司、杜邦公司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逐渐它进入了这些巨头的议会,引起了人们(其他资本家)对银行家权力过大的恐惧。除了美国本土资本权力的掌握,“摩根”作为美国在海外行使权力的工具,它的行动在外交政策上往往同样具有更广泛的意义。在狭隘的美国放眼国内的时候,亚投行的海外关系,尤其是与英国王室的关系,赋予了它模棱两可的性格,并引发了对“摩根”国家忠诚度的质疑。

“摩根”权力的巨大集中和广泛渗透,对美国投资者金融界同样掌握一定权力的其他派别产生了威胁。因此再系列声讨操作下,美国政府认为是超级银行是19世纪大萧条的罪魁祸首,于是国会通过《格拉斯—斯蒂格尔法》(Glass-Steagall Act) ,禁止公司同时提供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服务。1935年,摩根大通选择继续经营商业银行,并将投资公司摩根士丹利剥离出去。拥有摩根大通(j.p.m organ)资金和人员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几十年来明显展现出了与其同街的摩根兄弟的共同血统。他们分享了许多客户,并保持了一个不拘礼节的家庭活力。不过,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并没有禁止摩根大通持有一家海外证券公司的少数股权。直到1981年,摩根大通一直持有摩根格伦费尔三分之一的股权。正如我们看到的,在新政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三家摩根公司实际上就是摩根的公司,甚至在20世纪70年代初还考虑过重聚。然而,随着伦敦和纽约的放松管制拆除了旧有的监管壁垒,这三家公司在出售相互竞争的服务时,彼此间的冲突也越来越多。

小摩

大多数人经常对“小摩”的商业银行业务困惑。摩根大通的银行业务与标准的零售银行业务几乎没有相似之处。摩根大通没有出纳员业务,不发放消费贷款,也不发放抵押贷款。相反,它们延续了欧洲批发银行的古老传统,为政府、大公司和富人服务。作为高级金融从业者,他们培养了谨慎的风格。他们降低分行,很少挂路标,也不会做广告。
“小摩”的策略是让客户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家“私人俱乐部”银行的VIP。摩根银行是美国旧货币最重要的储藏地。尽管私人账户给摩根带来了迷人的声望,但它们只创造了利润的一小部分。摩根大通主要专注于公司和政府的蓝筹股,组织大规模信贷和证券发行,并进行外汇交易等。与其在各地设立办事处,摩根大通更愿意成为客户神秘的朝圣之处。即使在竞争激烈的今天,摩根大通在一个国家也很少有一家以上的办事处。
在1987年金融危机前夕,摩根大通是美国最昂贵的银行,尽管它只是第四大银行。根据其股价计算,收购摩根大通将花费85亿美元,比花旗集团(Citicorp)还要多。尽管受困于超过40亿美元的拉丁美洲债务,摩根大通的子公司摩根担保银行是美国唯一拥有AAA评级的大型银行。
在20世纪8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它的股本回报率是所有银行中最高的,在利润方面常常排名第二,仅次于花旗公司。至少在上世纪80年代末,摩根担保公司(Morgan Guaranty)大举进行敌意收购之前,它最好地保留了保守交易的摩根传统文化。

大摩

相比之下,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偏离了曾经身为超级银行“摩根”的根基。从1935年到上世纪70年代,它享有着任何投资银行都无法匹敌的统治地位。它的客户包括七家姐妹石油公司中的六家(海湾石油公司除外)和美国十大公司中的七家。曾被称为血、脑、钱之家的摩根士丹利,对公司的排他性要求非常苛刻。如果客户胆敢向另一家公司咨询,他们会被建议到别处寻找银行家。在流动股票或债券市场,摩根士丹利坚持要做唯一的经理人。这种信念和执着,帮助摩根士丹利成为投资银行家中的劳斯莱斯。
如今,摩根士丹利占据了纽约市埃克森大厦的16层楼。它从一家小而优雅的承销公司成长为一家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集团的历程,追溯了现代华尔街自身的崛起。一向“古板而保守”的摩根士丹利在20世纪70年代经历了一次惊人的蜕变。1974年,摩根士丹利发动了现代史上的第一次竞争活动,然后统治了几乎整个市场。1989年初,摩根士丹利是美国最大的并购顾问公司,1989年上半年并购交易额达到600亿美元。上世纪80年代,摩根士丹利对垃圾债券进行了改良,并为杠杆收购积累了20亿美元的巨额资金,杠杆收购是这十年风险最大的创新。在支持“企业掠夺者”震惊华尔街之后,它自己也变成了“掠夺者”,收购了40家公司的股份,以其30%的股本回报率,它一直被评为最赚钱的上市证券公司。

挑战与发展

“摩根家族”维持着近一个世纪的互相协助,和平发展。然而,一点点随着金融、社会结构的变化,随着战争的爆发,新兴国家金融体系的崛起,摩根也在改变,他们的关系也在变化。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系列新的多边机构抢了摩根银行的风头。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英格兰银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和摩根银行——在很大程度上统治着国际货币秩序。1944年,在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会议上,它们被拟议中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取代。这样,上世纪20年代委托给私人银行家的金融项目被无可挽回地交给了公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资本市场开始萌芽并成为全球一体化。与此同时,金融领域将充斥着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经纪公司、外国银行、政府贷款项目、多边组织和无数其他贷款人。华尔街银行家将逐渐失去他们在世界金融中的独特地位。像摩根大通这样的私人银行再也不会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金融机构。
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是由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贷款灾难形成的。人们对上世纪20年代记忆犹新,当时仍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外国政府债券违约。世界银行决定只为精心构思的项目提供资金,是对这种宽松的主权贷款的反应。即使像摩根大通这样谨慎的贷款机构也因大量未偿违约债券而遭受损失,其中1.97亿美元来自日本,2000万美元来自奥地利,1.51亿美元来自德国。随即我们耳熟能详的马歇尔计划、杜鲁门主义以及50年代的朝鲜战争,一次次的一点点瓦解改变“摩根家族”曾经建立起的帝国体系。

从合作到竞争

在曾经的美国大萧条时期,只要有可能两家摩根公司就会进行业务合作。摩根大通管理摩根士丹利的养老基金和利润分享计划,而摩根士丹利则赞助摩根大通的证券发行。如果摩根士丹利发行债券,则由摩根大通支付股息。因摩根士丹利没有办事人员或后勤人员,债券发行的交割以及支票和证券的实物交易仍在摩根大通进行。所以在这一点上,摩根兄弟的关系是高度不平等的。
然而,50年代一系列转变后,摩根士丹利已是投资银行领域无可匹敌的领导者,而JP摩根在商业银行领域则是一个寒酸的、温文尔雅的贵族。杜鲁门时代和战争的到来,加速了大小摩的变化,一系列声讨和指控加剧“摩根”家族的重担。杜鲁门支持对证券进行强制竞价,以挑拨公司与惯常的银行家之间的关系。
随着20世纪80年代的推移,摩根兄弟之间的温情逐渐消退。大小摩在业务之间合作逐渐淡薄。摩根士丹利1986年上市时曾表示,在银行成为真正的竞争对手之前,它有3至5年的窗口期,可以尽情发展壮大。摩根士丹利的杠杆收购基金和巨额资本使其在为收购融资时不再依赖商业银行。此外,摩根家族的另一成员摩根担保从事高风险交易和商业银行业务,而不是严肃谨慎的摩根担保。人们更容易看到,摩根担保将与高盛合作,而不是与摩根士丹利合作。摩根的这两家公司不是天生的对手,却在东京和伦敦市场上是劲敌。
对商业银行来说,随着从汽车贷款到抵押贷款的所有东西都被打包成证券,摩根银行也曾考虑过放弃商业银行执照,简单地成为一家投资银行,这个举动将会和摩根士丹利成为劲敌对手。这可能会牺牲20%的业务,迫使它放弃支票账户和存款保险。虽然这一举措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决策,但是如果摩根银行确信自己永远不会获得完全扩大后的证券权力,那么它就有义务重新考虑自己是否还想成为一家银行。
金融市场的变换让“摩根家族”也经历了洗礼,曾经银行发展的摩根大通在新时代下不得不寻找新的路径,摩根兄弟合作分工业务的时代已经过去,相反,哪个业务市场火热,摩根兄弟的成员都会考虑挤入分一杯羹。

尾声

摩根的故事就是现代金融本身的故事。摩根家族的力量源于政府债券、公司和资本市场的不成熟状态。它守卫着相对较小和原始的资本市场。今天,钱已经成为一种普通的商品。需要资金的公司可以求助于投资银行、商业银行或保险公司;它可以通过银行贷款、发行债券、私募或商业票据来筹集资金;它可以利用许多货币,许多国家,许多市场。货币已经失去了它的神秘性,因此银行业也失去了一点魔力。


免责声明:本文所引述机构或个人的观点、言论、数据及其他信息仅作参考和资讯传播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必贝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声明:本文为BBAE必贝独家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