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贝投资|“预测市场”不可能?这里有一些方法

作者:必贝投研

关于投资者能否预测市场这个观点,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论。关于这个争论,甚至产生了两种投资群体:一种是信奉被动投资哲学的人(例如,买入并持有一个指数,然后不再追踪其余持仓),另一种是相信积极管理的好处的人(例如,为了“低买高卖”,交易更频繁,从而更快地周转资产)。

在最基础的层面,“预测市场” 是一种简单的操作,它代表预先判断某只股票在某一天或某一周的回报是正还是负。

乍一看,这个操作似乎毫无意义,因为我们知道,没有人能够预测到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看看中金(国内排名靠前投行)对2018年的预测,怎样打脸:

但环顾四周,你会发现,全球成千上万的短线交易员仍然在乐此不疲地这样做:看图表,构建算法,或者在短期股价波动前挤出一两块钱。

那么,究竟研究时机是否值得?

美国的Martins Research试图找出答案。

根据有效市场假说,“市场价格只应对新信息作出反应”的观点。因此,从理论上讲,如果不了解未来的事件,也不了解相关的非公开信息,就不可能连续击败市场、获得高于平均水平的回报。因此,为了与有效市场和随机游走假说保持一致,首先假设无法知道股票明天或未来几天的走势。然而,以过去的持仓表现来看,确实可以提供关于未来市场如何运作的线索——换句话说,历史不会重演,但通常它押韵。

先看如下一组图表:

上面的饼图描绘了自1950年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SPY)的日回报率,分为三类:(1)回报率超过+1%的交易日数,(2)回报率低于-1%的交易日数,(3)回报率介于-1%和+1%之间的交易日数。请注意,在80%的时间里(总共17400个交易日中),股票的涨跌幅度都不超过1个百分点。

而从对标普500收益的贡献来看,波动在-1至1之间的约等于其余两者之和。

这个观察结果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是直观的。这与帕累托原则大致一致,即“对于许多事件,大约80%的影响来自20%的原因”——在本例中,规则更接近50/20而不是80/20。在Martins Research看来,这其中的关键含义是,如果可能的话,或许只预测并利用股票价格每日最大的20%的波动,就足以推动投资组合的业绩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显著改善。

接下来,Martins Research假设,完全避开过高的(无论是正的还是负的)日回报,可能会带来更好的投资组合表现。理由如下:(1)股票通常在长时间内上涨,但最终的下跌和抵消的峰值主要发生在剧烈波动的时期;(2)避免每日大幅波动可能会降低投资组合回报的标准差,从而改善经风险调整后的表现。

为了检验假设,Martins Research分析了两种不同的投资组合:一种是,自1950年以来完全不加选择地投资于标普500指数;另一种投资组合则设法避免同一时期市场上所有异常值(大涨或大跌)。

事实证明,上述第二种投资组合在过去69年的绝对回报率(9.6%对9.0%的年化回报率)将略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而在经过风险调整的基础上,其表现也将大大超过基准指数(假设无风险利率为2%,夏普比率为1.01比0.46)。因此,避开市场每日的大幅波动,只参与枯燥、“容易做到”的交易时段,能够极高概率地使投资业绩好于平均水平。

然而,在市场每日大幅波动之前及时地撤出似乎是一项很难完成的任务。直觉和经验表明,熊市和调整时期可能是市场每日大幅波动的沃土。

下表是一个矩阵,它表明自1950年以来,在何种市场情景下(包括了熊市、牛市以及中性地情形,这里用标普500指数过去22个交易日的总回报率表示),每天产生的回报率是多少。

在标准普尔500指数经历了一个月的至少5%的回调后,其上涨或下跌幅度超过1个百分点(上表的前两行)的情况比上涨或下跌幅度超过5%的情况发生的频率要高出近50%。有趣的是,如果股票市场在过去22个交易日内下跌了5%或更多,那么几乎有50%的可能第二天将是一个“大摇摆日”。最后,在“稳态”(过去的月回报率在-5%到+5%之间),每天大幅波动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从以上提供和分析的所有历史资料中得出的主要结论是:

在试图对把握市场时机的过程中,一个人最好把注意力集中在预测(然后避免)每日回报的大幅波动上。

收益率超过+1%或低于-1%的交易日,往往发生在“市场调整”之后(或期间)。

那么,究竟是否有可靠的方法来把握市场时机?

知道了以上几点(应该避免剧烈的每日波动,而且市场中“活跃的日子”往往发生在市场调整期间),已经比盲目地试图用直觉或个人信念来判断市场的时机进步了很多。

但是,这还是没有解决“何时准确地进入和退出市场”这个挑战。在没有事后诸葛亮的情况下,人们必须知道何时将资金投入市场,何时撤出市场。

在这里,Martins Research试着提出了两种方法来实现这一目标:

1. 寻求“稳定状态”——由于“大摇摆日”往往出现长达22个交易日的5%的下跌周期之后,人们可能会选择在股市进入调整期时将资金撤出市场,一旦过去的月度回报率再次企稳,就进行再投资。

2. 寻求低波动性 ——每次波动性加剧时将资金从市场中退出,例如,达到15%的波动时(根据Martins Research的计算,历史平均波动率为13.2%)。由于在市场调整期间往往会发生大幅波动,而这些波动通常以高波动性为特征,因此该方法可能会起作用。

不幸的是,在过去的69年中,这两种策略都没有成功地击败简单的买入持有方法。虽然两者都有助于大幅降低波动性,但年均绝对回报率也略有下降。低波动率方法(即方法#2)几乎与被动策略的风险调整回报相匹配(夏普比率为0.45对0.46)。它仍不具备作为一种基于有效且可重复的市场时机系统的优秀投资策略的资格。

但无论如何,Martins Research认为波动性仍然是确定和避免股市大幅波动(从而改善投资组合经风险调整后的回报前景)的关键。调整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板块配置,使其偏向波动性最小的板块,会比简单地投资于指数基金产生更好的结果。

金融市场的波动通常会跟着另一个相似的波动,这在金融领域被称为波动聚类。有了这些知识,投资者可以密切跟踪市场波动,在市场波动过大时远离市场。

不过,要始终如一地找出正确的触发点。可能需要一些尝试、错误和相当多的失误。

这是一场艰难的比赛。

Martins Research认为,明智而均衡的被动策略应该为投资者提供最佳机会,这可以让他们在一段时间内获得经历过风险回调后的高回报(而不是基于在正确的时间主动买卖股票)。

-----------------------------------
版权声明: 本文为必贝投研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