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贝精选| 24问读懂巴菲特股东大会

北京时间5月4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19年股东大会在内布拉斯加州奥哈马举办。

股东大会从北京时间5月4日晚22:15左右开始,到5月5日5:15结束,回答投资者提问环节近6个小时,89岁的沃伦·巴菲特和95岁的查理·芒格回答了55个问题,涵盖公司业务、投资理念、人生态度等各个方面。

关于公司业绩:不要过多关注资本收益

在股东大会正式开始前,伯克希尔公司公布2019年一季度财报,一季度其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216.61亿美元,远超去年同期的-11.38亿美元;A类股每股收益13209美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692美元;B类股每股收益8.81美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0.46美元。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希望大家更加关注伯克希尔公司的经营收益,忘记资本的收益或是损失。

提问:为何不回购更多股票?2019年第一季度,伯克希尔哈撒韦共花费约17亿美元回购A股和B股普通股。

巴菲特:我们买股票是在我们觉得股票在一个保守预估的内在价值之下时去买,内在价值不是一个特别的点,可能是一个区间,对我来说这一区间大概是10%左右。我们想要确保的是当我们要回购股票时,这些没有卖股票的人会比回购前有更多的利益。

提问: A股和B股选哪一个?

巴菲特:如果回购大量股票,会在B股上买更多,远大于A股,因为B股发行量更大。从伯克希尔公司历史来讲,交易B股的量一直都是比较高的。

芒格:无论买A股或是B股都没关系,希望公司股票不会被低估,也不会被明显高估。

提问:伯克希尔收购了卡夫亨氏,对其长期展望是什么?

巴菲特:收购卡夫亨氏,我们付的钱是适当的,而且我们有非常优先的研究,也得到了非常好的结果。我们自己的工作又把这些价格给提高了,今天预计的收入是60亿,还有一些无形资产大概70亿。你想要一个非常好的情况或业务,有的时候你必须要付比较高的代价。比如说我们买卡夫的时候,给卡夫亨氏付的钱也许比较多,但今天收益率越来越好,运营状况变得更好。任何投资,如果你付的钱太多,你都可以说这是买得太差的一个项目,但你要把它运作得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廉价买一个不好的业务,我们不会这么做的。我们买优秀企业,多付一点钱我们也是愿意的。

提问:保险业务在公司账面价值上如何计算?

巴菲特:保险公司业务给了很多保险浮存金,就是我们暂时保留的钱,这是有长期性的,而且有上下起伏的可能。现在我们有1200多亿美元浮存金,就像我们自己有一个大银行。我们有非常好的保险业务,而且是长期进行的非常优异的业务,现金流也都是非常棒的。这块业务在伯克希尔中是最值钱的,我们对保险业务的价值非常满意,我不会给具体数值。承保的业务在投资上是对的。

提问:伯克希尔持有苹果非常大的股权,对于苹果的负面评价如何看待?

巴菲特:作为最大持股方,是最受到伤害的。我希望它的股票能下跌,我能再买更多它的股票。我们已授权750亿买他们的股票,在以后的30年之中能继续购买。

提问:伯克希尔是否应该多投资一点领先的科技平台公司?

巴菲特:我们喜欢护城河,喜欢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公司,但是不想参加一个我们不理解的比赛。如果科技公司确实能建立护城河的话,会非常有价值。但我们还是不会自己来投资看不明白的科技股,但我们会雇佣投资经理来投资,因为他们更熟悉这一领域。有些公司已丧失了护城河,有的公司未来会很有前景,我们会持续辨别这些公司,但也会待在自己的能力圈之内。尽管这有时候会犯错误,是我和芒格不会贸然进入一个新领域,仅仅因为别人告诉我们要这么做。我们可能会雇佣10个完全专注于新领域的人来投资。

提问:公司的继承人计划是什么?

巴菲特:我和芒格两个人主持的形式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但是去年刚提拔的两位副董事长Ajit Jain和Greg Abel适合来参与主持股东大会,即四个人在台上回答问题。

提问:激进型股东当前很难对伯克希尔发出反对的声音,未来总会是如此吗?

巴菲特: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有可能会发生,当然是在好几年以后,也就是我们的股票可能有了不同的配置方式,也有可能伯克希尔会继续进步。我们要值得投资,也要有很多的特性值得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公司来扩大影响力。我们的股票有一天可能上涨3%、5%,长期来讲我们希望可以延续这样的良好业务,我们的优势仍然会存在。主动投资者也还是会延续我们的经营模型,一段时间内都会这样。

提问: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是否能保持比标普500指数更高?

巴菲特:我们并不知道公司是否可以超越标普500指数。我们只知道会把股东的钱和自己的钱等同对待,会把自己个人的财富和伯克希尔的业务绑定,对于任何可能会大幅损害价值的事情都会高度警惕。如果伯克希尔是一只单独持有的股票,那么它的表现会不如标普500指数,因为两者面临的税收状况完全不同。

提问:谁是你们最大的敌手?

巴菲特:在中间业务中进行投资有很多的竞争对手能吸引我们的投资意愿。我们还是能够一枝独秀打败许多的竞争者。我们知道美国运通是1850年开始创办,那时候还是一家快递公司。富国银行当年是一个运送公司,他们现在把一些有价值东西进行运输,加上又有了铁路,于是运作的一些模式又改变了。

提问:未来伯克希尔是否可能从一个收购平台成为一个股东驱动平台?

巴菲特:这种可能性肯定存在,但必须要看大笔收购未来几年中怎么样做。我们需要长期观察。另外,希望能把伯克希尔大部分资金用于慈善事业,我自己肯定有很大一部分个人资产做捐赠。我每几年会写一份遗嘱,而且内容都差不多的。

关于投资理念:不会让伯克希尔做杠杆投资

提问:股权投资应该怎么做?

巴菲特:在普通股上的投资,你会慢慢找到一种方式。杠杆投资与非杠杆投资相比,有的时候会好,有的时候会不好。如果拿资产的7%-8%去举债,有可能会有一些破产情况出现,但很多情况下你可能也会获得更好回报。我们不会让伯克希尔做杠杆,我们做杠杆的话肯定之前赚的钱会更多。但查理和我都目睹过一些更高智商的人,他们因为杠杆化把生意给做砸了。我对这种另类投资并不感兴趣。

提问:投资亚马逊是否代表伯克希尔投资哲学的改变?把它为期70年的价值投资转向价格投资。

巴菲特:我们在做亚马逊决策的时候,它是更有价值的。两位做了亚马逊投资决策的人,他们已经看了更多股票。他们了解这个公司在发展时做的调整、做的估算、之后得到的销售结果、边际报酬,还有一些有形资产、更多的现金,所有的方方面面因素都能进行计算,做出决策,然后交给我。到底错或者是对,现在很难判断。

提问:未来会打造一个比较宽泛还是狭窄的投资框架,会不会比较专注于某一些地方或某一个国家?

巴菲特:我会做非常广泛的阅读来尝试了解哪些业务、哪些生意是我有更多专业知识和理解力的。保险业务是我很容易理解的,但我不能太全面地理解零售业,所以我把更多精力投入保险方面,你们也应该这样做。现在虽然竞争激烈,但是游戏也更加有趣。我们当时遍地宝藏可以寻找,现在肯定没有那么容易了。对一件事情知道得非常深刻,就会给你带来一些优势,某些时间这些东西会成为你的竞争力。

芒格:我觉得现在最好的一个方式就是专业化,你不会想去一个牙医那里看骨科疾病。所以最常规的一种方式就是慢慢收窄专业范围,实现精细化专业化。

提问:巴菲特一直提倡投资指数基金,为什么不把伯克希尔多余的钱拿来投资指数基金?

巴菲特:如果我们在2006-2007年做这类事情,就不会在2008-2009年有大动作了。全部都投资指数基金会让公司更容易受到股市波动的冲击,资本配置变得不够灵活。

芒格:对于持有大量现金这一点,我们的做法显得更保守,但这样做是合适的。伯克希尔不会犯哈佛基金那样的错误,在市场高点的时候进行大规模投资。


提问:海外市场投资会不会对公司未来发展有更多好处?
 

巴菲特:如果我们真的了解这个业务、这个行业,也对运营和经营这一业务的人没有质疑的话,也许我们就会去做。钱不是问题,我们可以杠杆化,然后卖掉,赚很多钱,成功赚得更多,失败也可以捞一笔,但这不是我们运用的模式,我们的收购不是遵从这样的宗旨。

提问:什么是你们做过的最有意思的个人投资?

巴菲特:“只要能赚钱当然就很有意思。”巴菲特曾经买过一个叫做atled公司的一手股票,买了98股,大概每股50-100美元。股东们在路易斯安那州成立了一家鸭子俱乐部,在打野鸭过程中,有人朝着地上开了几枪后,石油冒了出来。如果直至今天还未出售该公司的股票,可能已价值数百万美元。

提问:5G时代重点进行投资的方向是什么?

巴菲特:伯克希尔没有所谓核心的能力,我们的子公司将会进行开发5G或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科技发展方面的行业,公共事业、液化天然气、铁路,这一类都是包含在内,我们有一些工作人员,他们对方方面面的行业都有所了解,而且独具专业理念。我们现在期待以后这些行业中发生的事情,不见得能给你更多的帮助,我们并不是有一个中央集中式的运作的方式。我们的这些经理人自己拥有管理的行业,我们也希望他们有这种所谓的全面体验,这是他们自己的业务,才会走到正确的方向。

提问:你们是怎么进行风险评估的?

巴菲特:我们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所谓公式做这样的事情。这方面的计算其实跟保险风险计算一样,归根到底就是要知道你在做什么,跨过障碍,用简单数学解决这个问题,对比你的收益和可能承受的亏损,获得的奖赏是不是大于可能承受的亏损,做这样的对比以后我们会比较理性。

提问:如果巴菲特和芒格的投资策略发生冲突如何解决?

巴菲特:也许大家不相信,芒格先生跟我六十多年从来没有发生过争执,当然我们在某些议题上有不同意见,但绝对不会争执。因为查理比我更聪明,他觉得因为某些事情生气的,导致情绪波动不值得花费时间。

关于人生态度:告诫13岁小股东要延迟满足

提问:我今年13岁,我以后能不能迎头赶上?

巴菲特:要延迟满足。所谓的延迟满足并不是说不提倡去做,我一直都相信储蓄还是有很大的力量。如果你储蓄,有2万、10万存下来都不感到高兴,到达200万、500万的时候还是不高兴,当你积聚了一定的财富后,你会觉得你的生活更有安全感。我也知道很多富人有非常多的钱、非常大的财富,但我并不觉得他们因此而变得非常开心,他们只是在不用担心钱的时候会更快乐,你不会看到快乐的程度与财富的量成正比。

提问:如何理解人性差异?


巴菲特:有一些是你必须要理解,也应该要理解的人类本性的行为。人越老,因为我们有越多的阅历,我们慢慢可读出人性的一些东西,肯定比我们年轻时要学得更多。我们不能靠读书去学这个,不管我们智商多高,不管谁教我们。必须通过更多的阅历、更多的积累去学习。

芒格:刚去世的李光耀曾说过这一句话,“看看什么是行之有效的,然后去行动吧”。你如果去践行这一点,你会发现这句话真的非常奏效,就是真正去找到行之有效的方式,也要去看其他人是怎么做事的,这些都可以帮助到你们。

提问: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巴菲特:首先,我希望自己和查理能够活得更久,但是时间和爱是用金钱买不到的,也是人生最重要的的东西。我非常幸运可以在生活中控制自己的时间,也有足够的金钱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和查理能够做不受肉体衰老程度限制的这种工作,我们非常幸运。

芒格:最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提问:庞大的遗产是不是每一天醒来促使你们工作的最大动力?

巴菲特:确实是我们最大的工作动力,而且已经持续很长时间。如果伯克希尔出任何问题我都会感到不快。我们肯定想打造一种有持久力的复合成长,现在也正是在走向这样一个正确的方向。伯克希尔的文化是非常独特的,它可能不会提供最好的一个长期复合利率,但是它总是会以最安全的一种方式,让你长期来赚钱。

------------------------------------------------------

免责声明:本文所引述机构或个人的观点、言论、数据及其他信息仅作参考和资讯传播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必贝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声明:本文为必贝投研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